2020,这一年

今年,仍是平常的一年,身陷于应试教育的竞争压力中,将大多数都精力放在学习与应试上。今年,也是不平常的一年,被疫情打乱的生活节奏,多个人生总要时间节点的经过或逼近,以及即将开启的更加不确定的人生之路,无不在提醒着我这不是过去的重演。

学习

这绝对是投入精力最多的部分了,但也并不出彩就是了。
去年过年前前往杭州的补课基本上是水掉了,年后又因疫情原因无法返校,转为空中课堂,结果只剩第一个字 “空” 了。好不容易回校学习,又因为教学模式从学习转向备考而提不起兴趣。在高三、疫情等多方面的压力下,学校也加紧了对我们的 “剥削”,本就不富裕的周末时间被进一步蚕食,法定节假日有一半的时间便已是幸事,寒暑假也只剩下了十天(部分尖子生甚至被迫加课,只有三天)。便是有同学请病假休息了 3 天,大家也会自觉的调侃道:“你看,又放出个寒暑假。” 在这种作息时间下去对接 996 工作制,那可真的还能算极好的福利了,总之就是提前社畜化了。

卷就完事了,卷成肉饼!
后半年,由于首考的临近,压力自然也有所增加,但由于前半年的某次心态爆炸(暂且不表,下文再叙),我对自己选择了放任政策,没给自己增添太多压力。学校不能带电子设备,便选择用书来调剂心情,竟顺便捡回了读纸质书的习惯。
一月首考的最终成绩不算特别好,但也大体上符合了自己的预期,没有放卫星。
或许在几年之后回望现在,会指责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多努力一点。但至少现在的我对此结果问心无愧了。尽管没有拼尽全力,但这已经是我最满意的次优解了。

技术

空中课堂剩了个 “空” 字,但时间不会无故消失。这些时间,便有一部分被分配到了这里。
疫情期间,竟意外从景安中绕过年龄限制完成了网站备案。之前由于备案原因被打断的博客计划也有了转机。尽管服务器中的 WordPress 还在正常运行着,我还是选择了推倒重来,跟朋友的风上了 Hexo这种纯静态的博客。把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装成了 Ubuntu 系统,作为主要的创作环境和本地测试环境,也借此熟悉 Linux 黑框框。抱着想要访问快点念想,尝试了多点部署,使用了多家 CDN,为此了解了 DNS、CDN、HTTP 等一众知识簇。多点部署的不方便激发了懒惰的力量,使我选择了将部署过程收束为一键部署,就此进入了 DevOps 的世界。在这之中还学会了 gitnpm 等命令的使用,了解了备份的重要性和线上系统可靠性运作的一些方法。
回校之后,写些内容的机会就少了,但在技术上学到的东西还是不少的,实践万岁。不过由于时间相对碎片化,没有什么机会系统性的学习一些知识,大部分都只能是涉猎为主了。
除此之外,我还尝试做一个合格的协助者。在遇到一些开源项目的问题时,我尝试尽可能完整的提供信息以协助开发者及时解决问题。

思索

思维方式与思维深度的改变,这是我觉得我变化最大的部分了。开始尝试着客观的看待各个事件,试着多方面讨论甚至是尝试组织并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在居家期间,我便开始有意关注一些社会事件,也不再单纯地接收一些评论性质节目的观点,而是以此为参考观点,建立自己的观点,借此锻炼独立思考能力。
不过一开始接触那些负面新闻时,我心中那完美的世界观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我的第一次心里崩溃。不过见的多了之后,我便明白这世界并非十分完美,还有很多的阴暗面存在。当你发现一只小强时,屋里必定不止这一只小强。我也明确了我想要坚守一生的价值观,至少不能活成令自己厌恶的样子。
同时,我也发现了维持个人博客的一个真实目的 —— 有一片真正自由的发言空间。多次在网络平台上发表涉及政治的观点时,不是被打回就是直接被删除。平台为了自保不愿涉政可以理解,但个人的声音也成为了牺牲品。但在自己的博客里,只要不违法,不侵犯他人权利,我便能自由的发表自己的观点。

成年

时间过得是真快,转眼间,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完全的人了。一瞬间,这个世界给我的选项变得多了很多。我再不用担心备案因为年龄的问题而被撤销了,我也可以注册微信订阅号,能够在更多的平台发布文章,让更多的人看到。生活中,我能够开通花呗,购买理财产品了。也静下心来说服了父母,登记了遗体捐献,也完成了第一次献血。
成年了,能够行使的权利多了,责任自然也重了。在徐徐展开的人生之路上行走时,我更要坚守作为人的底线,作为社会公民的法律与道德要求,保持客观冷静,避免冲动。

爆竹声中一岁除。一年又过去了,不快也不慢,以它本该有的速度。接下来的路,也要认真走下去!坚守住自己,不被世界改变;如果可以,改变世界。

每当年关将近,就是总想写点什么来回顾过去的一年。这应该就是与只知玩耍享乐,不愿思索世事的自己渐行渐远了吧。回想起来,今年也才是有这种想法的第二年而已,同时这也是第一次真正下笔写了些什么。不过尽管第一次,也是写了第二版了。第一版充满了难以抹去的应试作文感,几天后再看便已自觉无用,只得废弃再来,最终竟拖到元宵临近才得已完成。希望这种年记能够持续下去,给自己留下更多用以回忆的痕迹,也让自己有理由静静地坐下来自省。